带卡 - 在厕所的小隔间

本来想闭门造车,结果没挂对档,一脚油门下去熄火了。

其实本来只是有这么一个躲在厕所吃东西的梗而已。

然后今天520了让他们秀个恩爱(?)

设定大概是中二期的不良X中二期的优等生。不过因为目前只有这一段,所以其实也无所谓了。希望没有OOC的太过。 <(_ _)> 



午休的时候,卡卡西躲在厕所的隔间里翻着自来也老师的著作亲密天堂。嘴里还叼着半块面包,那是中午从学校小卖部买来的午餐。


正看得入迷的时候,有人从外面踹门。

“滚出来。”
语气很冲,来人显然是有目的性的,并且很明显是针对卡卡西。

“哈?谁阿?”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卡卡西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合上了书,然后起身打开了厕所的门。


是带土。



“干什么啊?想上厕所的话,旁边不都是空的吗?”卡卡西拿着小黄书,靠在厕所的隔板上指了指旁边。

“少废话。”带土一脸的不耐烦,拽着卡卡西的手腕就把他拉了进去,然后咣的一声带上了门。




…………



卡卡西想起第一次的时候。

那天他揣着刚刚到手的小黄书准备躲到厕所里偷偷的看,进到厕所以后,随手推开了第二间的隔间门。

在开门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从门里面飞溅了出来。

卡卡西只觉得下巴和手背上有什么东西溅到了,然后就看到了坐在马桶盖上僵住的带土。

他的裤子退到膝盖,一只手还握在男性的部位。


卡卡西也傻眼了,颤抖着手下意识的摸上下巴想要摸一摸被溅到的部位。却被带土抓着手腕一把拉进了隔间。



卡卡西被带土捂着嘴压在隔间的门上,带土整个人也压向卡卡西,两人的脸凑的很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能打到对方脸上,带土的气味完全的包裹住了卡卡西。


但带土的注意力很显然并不在这里。捂着卡卡西的嘴把他压在门板上之后,带土就专注的听着外面的情况。

当听到有人走进来解开裤链开始小解的时候,带土才松了一口气。


卡卡西注意到的却是,带土捂着他嘴的这只手刚!刚!撸!过!!!

这就很不能忍了。

并且带土一股脑的把手糊在卡卡西脸上,下巴上的那些粘液都被晕开了。有些甚至都抹到了卡卡西嘴角。


卡卡西想都没想就开始拼命的挣扎,小黄书早在一开始被拉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掉在了地下,这会正随着两人的挣扎躺在地上被踢来踢去。



“嘘!安静!”带土死死捂着卡卡西的嘴,另一只手伸到最前,小声的说。嘴里喷出的热气全打到了卡卡西脸上。

被热气这么一虚,卡卡西整张脸都红了。

几番挣扎无果之后,卡卡西索性一口咬到了带土的手上。


“好疼!”带土果然吃痛的缩回手,一边冲着手吹气一边甩了甩。

那边卡卡西“呸呸呸”的吐着口水,同时嫌弃的用袖子抹去了脸上和手背上被溅上的东西。



“你做什么啊?!”带土竖起眉毛瞪着卡卡西。虽然分开了,但跟刚刚的距离也没差多少。两个大男人挤在一间厕所里,根本就站不开。

“你才是!你在做什么啊?”卡卡西不满的指着带土。

“哈?怪我咯?要不是你突然推门会变成现在这样吗?!说起来我还没怪你看了我呢!”带土一边说着一边把裤子提到了腰上。

“开什么玩笑?有谁会躲在厕所里自慰还不锁门的?!”

“老子乐意!”带土视线瞄到了掉落在地上的小黄书,笑了起来。

“说起来你这个精英优等生的班长大人竟然也跑来厕所偷看小黄书啊,啧啧。”说着带土弯下腰去捡书,卡卡西因为带土突然弯腰的动作下意识的往门上靠了靠。


“哦,原来你喜欢这种啊。”带土随手一翻就是一页插图,上面画着一男一女,女性的那个脸部有些男性化,不过胸部很饱满。

自来也老师虽然是以亲密天堂系列的著作而闻名的,但是众所周知,他并不会画插图。在插图的那页右下角,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树界降临。这是插画作者的署名。

这名字并不熟悉。带土稍微想了想,确定圈子里并没有哪位作者叫这个名字。新人吗?但是这个画风老实讲,非常不错。虽然面部太过于男性化了,但是不论是动作还是神态都惟妙惟肖,仿佛真的是活人在摆这样的动作。


……不过总觉得画上的这个女人有一种熟悉感?带土思来想去也想不起来到底像谁。


“喂!还给我!”卡卡西伸手想要去抢书。啊啊啊真是的要疯了,赶紧去洗一洗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想要你就来抢啊,班~长~大~人~”带土拿着书的手一举,躲开了卡卡西向前伸过来的手。


“……”

“……”

是的,很显然他忘记了身高的问题。卡卡西很轻易的一伸手就够到了带土手里的书。


“喂,放手啊!”卡卡西双手捏着书的一边,对面是带土死死捏着书不肯放开的手。

“我才不要呢,比力气的话,我可是不会输的。”带土坚信即使身高上打成了平手,力气上也绝不可能会输。


两人就一本小黄书在男厕所的小隔间里展开了拉锯战。


“可恶,你给我——放手!!”卡卡西一个用力,重心后移。想要借助身体的重量把书从带土手里抽出来。开玩笑,这可是新到手的自来也老师的著作,谁要白白让别人拿走啊!况且是男人的话就不能服输!!

结果书没抽出来,带土倒是被卡卡西一带没站稳,整个人压在了卡卡西身上。

只听“咣”的一声,两人面对面,身体贴着身体靠在了门板上。


卡卡西被这一压一撞后背直接就撞上了门板,疼的直吸气。


带土整个人压在卡卡西身上,眼前就是卡卡西放大的脸。精致的五官,漂亮的脸型,还有下巴上的一颗小痣。

带土从来不懂所谓滤镜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今天带土觉得,自己的眼睛大概是自带了滤镜这种东西。不然怎么会觉得卡卡西这么的诱人?

而且一想起那个下巴上曾经沾满了自己射上去的液体,带土就觉得……


“!”卡卡西腾的红了脸,瞪着带土。

“你这个变态!”


之后,带土以避免卡卡西说出去为由,硬是强行扒了他的裤子。

再之后两人之间气氛大好。带土喘息着靠近卡卡西同样潮红的脸,想要亲一亲他。另一只空闲着的手顺着胯骨摸向了后方。

卡卡西被堵着嘴,呜呜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就在带土眼看着就要得逞的时候,隔板被旁边的人用力锤的直晃。两人被吓得差点咬了舌头。


“哥们注意点啊!真是的,有马子了不起啊,还带着来厕所打炮……现充什么的去死吧。”隔壁那人一路碎碎念着离开了厕所。


听到那人远去,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还没等带土这一口气舒完,肚子上就狠狠的挨了一拳。

“咳啊。”带土捂着肚子趴在马桶盖上。然后就听到了门板被打开又“砰”的一声被关上。

回过头来卡卡西已经跑出去了。

带土翻过身来坐在地上靠着身后的马桶,仰头看着天花板。


啊~啊,跑掉了……



在这之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就经常在厕所“偶遇”,两人也莫名其妙的成了“炮友”关系。

无非是两个高中男生互相打打手枪什么的……偶尔兴致上来也会接接吻。

这很正常吧?而且卡卡西之后也没有再反抗了。

带土觉得自己本质上还是个笔直笔直的大直男,喜欢的对象是温柔型的可爱女性。胸部也很喜欢。肉肉的屁股也很棒。


啊,说起来……卡卡西的屁股手感也不错呐……



——————————

0,0说起来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今天是5·20,“我爱你”告白日。但是1的话也可谐音为你吧?那么5·21也可以读作“我爱你”吧?这又是啥日子??答复日吗???而且回答只能是我爱你????

评论(4)
热度(47)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