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学院普通的不普通日常。11

本来想写止鼬告白的,但是硬加了点东西之后好像有点多。

是的我知道我又偏题了,但是我就是想这么写。

总是文不对题的我该如何自救?

这篇大概有4000多字。


开个会真是要老命了。


宇智波家族例会上,斑作为族长,首当其冲的坐在主位上。下首的两侧一边是趴靠在桌上玩着手机并且时不时还跟卡卡西发发短信的带土,一边是正襟危坐面无表情的代理族长富岳。再往下则是家族里的各位长老们。

长老们打从斑带着带土一进门开始就在底下窃窃私语,不时的还把目光放到带土身上打量,直到其中有一位长老坐不住了,率先开口说道:“斑大人,您身旁的这位是?”虽然是这么问,但实际上,斑带回了一个叫带土的宇智波族的孩子回来的事,族里上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并且据说这个叫带土的实际上是斑在外面的私生子,而且当年斑跟千手柱间闹分手也是因为这个孩子。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绝对不能让这个人成为下一任的族长。实际上各位长老私底下已经商量好了,务必要在此次例会上确立下一任的族长人选。并且这个人选一定不能是带土。


“宇智波带土,我的养子。”斑对带土毫无形象的行为视若无睹,很明显懒得多说什么,简单的回答了那位长老的提问。

“这……恕我直言,这样的会议上,您带这位……叫带土的年轻人来,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另一位长老如此说道。毕竟这样的例会小辈们是没资格参与的。

“没什么不合适的,按辈分算,这小子跟富岳还是一辈的呢。”

“这……”

“比起这个,今天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吗?”


“正是。那么请问您准备什么时候选出下任的族长人选呢?”之前的那位长老接了话茬。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

“说的也是。”斑完全一副确实如此的样子,点了点头认同道。


众人都对斑如此合作的态度很意外,说话的那位长老也是一愣,但毕竟都是老狐狸了,下一刻就恢复了泰然自若的样子继续问道:“那么,不知道您可有中意的人选。”说着视线就放到了无聊的一直在玩手机的带土身上。

斑也跟着看了一眼带土,后者依旧浑然不觉的专注的发着短信。


斑缓缓地说道:“带土他……”带土两个字一出口就立即被人打断了。

“请恕我直言,斑大人!且不说您这位养子的来历,就单说他从一进门就一直没正眼瞧过人这一点上,就不能让人认同。之前也从未在族里露过脸,能力如何大家根本就不清楚。”顿了顿又说道。

“我倒是听说他的学历并不高,也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我认为这个人根本不能胜任族长的位置。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是如此认为的,请您还是再考虑其他的人选吧。”

“没错,这个人的出身成迷,让这样一个大家甚至都不知道底细的人接任族长的位子简直太儿戏了。”

“绝对不能允许血统不纯的人当族长!”

“请您务必重新考虑。”

在座的各位长老们纷纷开了口,态度一致的都是不认同带土成为下任族长。


屋子里顿时吵闹起来,带土被这声音吵的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抬起头来看了众人一眼,然后又低下头把注意力放回了手机上。


斑并没有制止的意思,等到声音小了下去,才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带土确实是宇智波家的人,这一点确实是没有错的。而且,我也从没说过要让带土成为下任族长。”

“可您刚才……”

“我只是想说带土他虽然是我的养子,但并不具备成为族长的能力。”

“……抱歉,是我太心急了。那么您真正中意的是哪一位?”

斑没说话,又看了看另一边从一开始似乎就没打算说话的富岳。

“您想选富岳?确实,这些年来富岳做为代理族长一直做的很好,我倒是很赞成他成为下任族长。”此言一出,下面不少人点头。

“不,我倒觉得不妥,富岳毕竟年纪不小了,还是选更为年轻一些的小辈更好一些。”底下又有人跟着附和。然后两派又有要打起来的趋势。

即使谈论到了自己,富岳仍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


“你们两方说的确实都有道理,那么不如折中,就从富岳家选一个小辈出来如何?我记得……富岳有个叫鼬的儿子吧?”富岳这才抬眼撇了一眼斑,斑也正好看向他,并回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底下的人都没说话。像是在权衡利弊又像是在思索着如何反驳。

“……确实,这样做也并非不合理。”半晌,才有一位长老开了腔。

“但是,鼬是否太年轻了一点呢?毕竟才22岁,而且据我所知,他学的是艺术专业吧?这是否就有点……”言下之意是鼬并不合适当族长。

“你这么说的话…………”




…………

………………



今天的天气很好,止水和鼬并肩走在树荫下散步。期间鼬停下来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突然开口问道。

“止水,之前你之所以离开,是因为父亲跟你说了什么吧?”这个问题倒是问的止水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的止水笑了笑回道:“鼬想问什么?”

“……父亲他都跟你说了什么?”鼬看着止水。

“我不想骗你,但是我只能说,叔叔他都是为了你好,这一点我也是。我跟叔叔一样,我们都希望你能过得好,过的幸福。”止水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郑重其事的跟鼬说。

“所以我并不希望你跟叔叔因为我而闹别扭。别再怨他了,当初也确实是我自己决定要离开的。”


“止水,你觉得什么是幸福?”

“跟一个不认识的女性组成家庭再生一两个孩子把他们养大这样的日子就真的幸福了吗?”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像你一样如此了解我了。我不想跟一个我不了解她她也不了解我的人共同生活。”

顿了顿,鼬又说道:“止水,我喜欢你,这点你是知道的吧?”

“恩?我也很喜欢鼬。”止水笑了笑。


鼬却摇了摇头,“不是那样的,我指的是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

“止水,我喜欢你。”鼬抬起头来注视着止水。


“打个比方说,我若是处在绝望之中的话,那么你就是我希望,止水。”

“鼬……”止水愣愣的看着鼬说不出来话。


“我明白,两个男性在一起的话,前路注定会坎坷。可是,哪怕前方注定充满了荆棘,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就敢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然后鼬向前走了几步,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止水,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们不做那种事也没关系。只要你陪在我身旁就够了。”

“所以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鼬的目光直直的射入止水的眼中。


看着这样认真又执着的鼬,听着鼬对自己的告白。止水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怦怦乱跳。鼬的那些话简直像是一支箭一样直击心脏。止水忍不住捂住了脸。

“不是那个问题!我只是想守护你的幸福,仅此而已。所以我当初才会离开啊……”

“这样的感情不能说是错的,但是我怎么能让我成为伤害到你的因素呢?这样的绝对不行。”

“但是止水,现在已经这样了。而且我是个成年人了,我并不需要别人的保护。未来会遇到怎样的情况,到时候该怎么办我都早就想好了。你以为这些年我什么都没做吗?”


“鼬……”止水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鼬。

“所以你不必担心你会因此伤害我。除非你不肯接受我,那样的话倒是会伤害到我。”鼬说着笑了笑,“止水,你就是我的幸福。”

听着这句话,止水不由自主的脸红了,眼眶也红红的。

“鼬……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

“……今后会变成什么样我可不管了。”

“恩,没关系,我会处理好的。”

“……不要跟我抢,那是我的工作。我会守护你的。”

“恩。”鼬看着难得害羞了的止水很开心的笑了笑。


“但是族里面怎么办?而且叔叔……你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止水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

“别担心,这个问题会解决的。”

“但是……”

“相信我。”


…………

………………



“这么说的话,那么不如再选出一个有能力的人作为左右手来辅佐他如何呢?”斑笑了笑。

“哦?”

“我记得,当年有个叫止水的小辈在族里是公认的才能出众吧?好像当时还差点跟富岳竞争代理的位子?”斑说着看向旁边的富岳。

在提到止水的名字时,富岳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是在打什么主意?


“止水啊,确实,当年就是因为太年轻才没被考虑的。后来听说他离开到其他地方去了?”

“这么说来,前段日子他不是被族长大人召回来了吗?莫非您一早就有这个打算?”

斑没有说话,高深莫测的一笑。实际上那个时候斑并没有考虑到这点。不过现在看来一切倒是刚好,只是……好的似乎有点太巧了?斑在心里腹诽,然后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带土。正好瞄到他发给卡卡西的肉麻短信。气的斑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

带土被斑无缘无故的踢了一脚,不解的看向他。斑却没有说话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带土气的想拍桌子。


“您这样安排看起来是不错,可您就不怕日后这二人起冲突?”

“恩,这倒是个问题……”斑想了想。

“那么,就命令他们两个联姻吧。”


斑此言一出,一直安安静静当壁画的富岳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斑。

“您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为了家族而牺牲个人的利益就这么不愿意吗?”

“您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真是太荒唐了!请您收回这句话,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说来说去原来还是冲着我儿子来的!富岳几乎忍不住要把桌子掀到斑的脸上了。

“富岳,你这是打算造反吗?”斑拉下脸来。


“两位都冷静一下。确实族长大人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句话立即引得富岳怒视相向。说话的长老摆摆手,示意富岳冷静。

“但是,如果是作为族长的话,还是应该与其他家族联姻比较好吧?家族也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壮大。”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能与别族联姻就好?”斑转向那位长老。

“是,就是这个意思。”长老忍不住擦了擦脸上的汗。

“那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宇智波已经跟千手一族结盟了,根本不需要与其他家族联姻。”

“您是指您跟千手的族长?但是先不说这样的关系是否被承认,就单说两个男人之间没有子嗣的话,还是让人不放心的吧?毕竟您二位,也不是没闹过不和。”

“子嗣吗……就是说,只要有个子嗣联系两边的关系就可以了吧?”

“是这个意思。”

“什么嘛,这不是很简单吗。这孩子就是我跟柱间的孩子。”斑毫不犹豫的一指身旁的带土,将他推了出来当挡箭牌。

“哈?”带土不敢置信的看着斑。不仅是带土,所有人都没想到。

“这件事柱间也是承认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找他验证。”

“喂!等等!我说……”

“斑大人!您以为我们是傻子吗?两个男人怎么可能有孩子!”

“怎么不可能?对方可是那个千手啊,这小子就是柱间生的。”斑索性把锅都丢给了远在木叶的柱间。

“喂!你们给我听人说话啊!”

“您在开什么玩笑?!”不过确实听说柱间承认带土是自己儿子时承认的很痛快。莫非……

“我说!!!”

“这件事解释起来很麻烦啊。啧,臭小子你能安静点吗?”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推开凑过来的带土的脸。

“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臭老头!”带土拍着桌子不满的大喊。当初以这个理由坑别人是一回事,现在反过来被人坑又是另一回事了,带土当然不情愿不明不白的就这样被人利用了。

“我怎么胡说了?你自己当初不是一跑过来就四处嚷嚷你是我们俩的孩子吗?怎么现在又不愿承认了?”

“别开玩笑了!说什么柱间生的……你明明才是下面的那个吧!”

“哼,你怎么知道我们私底下没有换过位置?”

“啊?你说你在上面?我才不信千手柱间会让你上他。”

“呵,你还年轻,你不懂这是情趣。”


两人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倒是闹得其他人怪不好意思的。

谁要听你们说这种事啊!考虑一下我们这帮直男的感受好吗??


长老们纷纷拿眼神示意在一旁站了半天没说话的富岳制止这两人继续荼毒他们的耳朵。谁知,富岳反倒消了气,一声不吭的坐下了。完全一副他们俩爱说什么说什么,反正老子不管的架势。


“咳咳,斑大人,不管怎么说,至少也得要千手一族明确的承认了他的身份才行,不然光凭千手柱间一个人点头,恐怕是没用的。”没有办法,一位长老只得硬着头皮上。

斑闻言却咧开嘴笑了。

“哦,你要是说这个的话……”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推开了。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哥哥。”

“不,时间刚刚好。”


众人转头看去,果然是泉奈。身后还跟着一个带着白色毛领的白发男人。

“这是!千手扉间?!”有人认出了跟在泉奈身后那人的身份,惊讶的喊了出来。

“正是。”扉间站了出来看了那位长老一眼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紧接着开口道:“关于那个叫带土的小子,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代表千手一族承认他就是大哥跟斑的孩子。”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话,扉间看了眼笑的小人得志的斑,又默默的退回到了泉奈身后,之后就再不肯说话了。


“怎么样?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斑看了看富岳,后者又恢复了之前那副不动如山的样子闭目养神。然后斑又环视了一周。

底下有几个长老互相推搡,又有的互相看来看去。但最终没有一个人开口。


斑这才满意的笑了。

“很好,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话音一落,富岳就立马站起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评论(10)
热度(77)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