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学院普通的不普通日常。9

期盼已久的止鼬+串场的鸣佐、带卡(啊,今天又没有老年组出没。让他们安静的生命大和谐吧。)

不撩鼬的止水不是好止水。


"止水。"

鼬怀里抱着一个画画用的本子和一些工具,敲了敲画室敞开着的门。


止水正坐在椅子上辅导一个女学生画画,听到声音转头看过去。

“是鼬啊,怎么了?啊,稍微等我一下。”听到声音就知道是鼬,止水在转头的同时就已经挂上了笑脸。下意识的问了一声,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这边还有一个学生要辅导。

“抱歉,我这边有点事,按照我刚才说的,你先回去自己练习一下吧。”止水对着女学生歉意的笑了笑。

女学生红着脸,表示没关系。然后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走之前还对门口的鼬点了点头。


“别愣着了,快进来。”止水催促道。

鼬在门口注视着女学生离开的背影,直到止水这样说了,才收回视线走进画室。



“怎么了?遇到什么难题了吗?”止水拍了拍旁边示意鼬坐到身边来。


鼬顺从的在止水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把画具在腿上放好这才开了口。

“导师希望我画一幅人物画作为毕业作品,但是我并不擅长这方面。”鼬显得十分犹豫。

“虽然可能会让你很为难,但是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你了。”


“确实,我记得鼬是擅长风景画的吧?”止水想起来鼬虽然被人称为油画届的天才,却是以风景画见长的。

“怎么会为难呢?我很乐意哦。能够有帮得到鼬的地方我就很高兴了。”止水笑着安抚鼬。

“而且要说的话,一开始教你画画的那个人是我吧?所以说起来还是我应该要负起责任呢。”


“怎么会,对于这点我很感谢止水。”鼬想起小的时候止水第一次教自己画画时的场景,不由笑了起来。

“那个时候是止水告诉我,画画可以平和情绪,而且很多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感情都可以通过画来展现。我很喜欢画画。”


“啊,我记得那时候你是跟家里吵架了吧?虽然说是吵架,但其实是单方面的。鼬你从小时候起就很不善言辞了吧?那个时候看着苦闷的你,我就希望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结果想来想去也只有画画了,虽然并不能解决根源,不过对你有帮助真是太好了。”


“止水帮了我很大的忙,这点从我们认识的时候起就是这样了。”

“父亲他很严厉,母亲虽然疼爱我,但是终归还是有距离。一直以来最了解我的就是止水你了。教会我很多东西也是,一直陪在我身边也是。每次心里有事,第一眼看出来的也是止水。”

“有止水陪在我的身边,我很开心。”鼬冲着止水笑道。这些话还是第一次说出来。止水走后的这些年,鼬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止水。


鼬在别人面前一直都是谦和有礼,进退有度的。唯有在止水面前可以放松下来。

或许是止水一眼就能看穿鼬心里在想什么,在止水的面前任何的伪装都没有效。所以鼬也可以自然而然的在止水面前做着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不需要勉强,也不必担心什么。在止水的面前只要做自己就好。


“鼬……”止水看着露出笑容的鼬也不由得有些欣慰,但随即想到自己这些年没能陪伴在鼬的身边,又涌起一股负罪感。



“那么,我们就先来画画看吧。”重新振作起来,止水走到鼬的对面坐了下来,然后在画架上固定好纸张。

“我们两个互相来画对方吧。”摆好架势,止水冲着对面的鼬笑了笑。


鼬一愣,没想到止水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原本还以为会画摆在边上的那些石膏像,或是别的什么。


“因为那些冷冰冰的石膏像鼬想必没少画吧?不照着真人画一画是不行的,而且我也有礼物想要送给鼬。所以我们就来画对方吧。”止水解释道。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像是有点兴奋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止水在打着什么主意,但是鼬对着止水的笑容完全不能抵抗。

“好吧。”鼬低着头微笑,开始着手整理自己带来的画具。



…………

………………


“你们两个和好了?”小樱指了指面前的佐助鸣人,笑着问道。

“诶?啊,是啊。不对!我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吵架。”鸣人手里拿着水杯,被问的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结果下一刻又立刻反驳了起来。

佐助没有说话,斜眼看了一眼鸣人,然后低头笑了笑。


“恩?”小樱嘴里拉着长声,一手放在下巴上摩挲,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

“总觉得……你们两个关系变的不一样了?”


“咦咦咦——!!小樱你你你在说什么啊!”鸣人红着一张脸,手不停的上下摆动。

“哈?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我就是说你们两个关系变的更好了而已。你不至于这样吧?”小樱一脸黑线的看着鸣人。

“啊哈哈哈,是,是啊。对就是这个样子。”鸣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过激了。

“哼,吊车尾的。”佐助对鸣人没出息的行为表示不屑。

“什么啊……佐助。”鸣人立马泄了气,一脸受伤的对着佐助。


“……果然不一样了吧?”小樱看着这两人喃喃自语。

“嘛,毕竟他们俩从小就住在一起,关系好也是很正常的吧。”小樱摊摊手。


“啊!说起来,鸣人你从小就是住在佐助君家里的吧?”

“恩?是啊。”

“诶?那你的父母呢?为什么要把你寄放在佐助君家里?”

“额,小樱?寄放这个词……”鸣人想要提醒小樱这个词用法不对,对方却根本没听,然后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


“说起来!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工作的啊?好像很忙的样子?”

“是英雄哦!”鸣人一提起父母就一脸骄傲。

“诶?英雄???”小樱完全没理解。这是个什么答案?


“没错,是英雄哦。”然后卡卡西的声音插了进来。三人转过头去,就看见卡卡西一脸笑眯眯的站在那里。而卡卡西的身后则是黑着脸正走过来的带土。

“但是……英雄……”小樱头上落下一滴汗珠。


“水门老师拯救了不少人的心灵,是当之无愧的英雄!而且,那在风中的身姿,耀眼的金发,英俊又潇洒的样子,总是会在危急关头出现,被无数人誉为金色闪光。”卡卡西一夸起水门来简直像变了个人一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说他能夸上个三天三夜不带停的都不夸张。


然后……就被人从背后隔着口罩捂住了嘴巴。

“卡卡西老师,可以请你来一下教导室吗?关于你的工作报告我有点问题要跟你谈谈。”黑着脸却还在笑的带土在孩子们眼中简直就是个大魔王。不过好在这个新来的教导主任似乎只针对卡卡西老师一个人,对其他人都很松散。

然后,可怜的卡卡西老师就被这个大魔王给拖走了。


阿门。三个孩子在心里为自己的班主任默默祈祷了一秒。




“所以说英雄是怎么一回事?”莫非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英雄也成为了一种职业了???


佐助叹了一口,解释道。

“其实是演员,波风水门的名字你应该知道吧?”

“诶诶诶诶!!那个超级帅哥的男演员?!!不会吧?骗人的吧?”小樱相当惊讶。

“还有,这家伙的母亲是漩涡玖辛奈。这一点你应该也了解吧?”

小樱猛点头。当年火之国第一男神跟同样作为演员有着血红辣椒之称的女神玖辛奈结婚的消息,碎了多少人的心啊。


“那这么说……卡卡西老师说的那些?”

“是指演技。他在戏里面经常演一些正义的角色,很多著名台词都被人奉为人生信条。也因此有很多人看了他演的戏感到心灵被救赎了。从这一点上说他是英雄倒也当之无愧。”

“所以他们夫妻两个才会忙的没有时间陪在鸣人身边……”

“没错。”佐助点点头。


看着小樱一脸“怎么会这样”“太惨了”“太可怜了”的表情看着自己,鸣人笑着拍了拍胸脯。

“不过可别误会哦,我将来可是要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我作为他们俩的儿子可是很自豪的。”

“啊,没错。这家伙从小就是以他父亲为标榜的。”佐助嘴角带着笑指了指身旁的鸣人。



…………

………………


“我画完了哦,鼬。”止水放下画笔,冲着对面的鼬一笑。

“我这边也是。”鼬随后淡定的也放下自己手中的笔。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将画好的画转了过去。



鼬画的是坐在画架前一脸温柔笑容的止水。

而止水则画的是微微鼓起一边脸,执拗的跟自己面前的画板较着劲的小鼬。



“止水!”鼬看了先是一愣,然后不满看着止水。一边的脸似乎还隐隐的有些鼓起,神情跟画上面的简直一模一样。

“哈哈,怎么样?我画的很像吧?”止水笑着,冲鼬眨了眨眼睛。


“你这是耍诈!”鼬微微红了脸。

“别这么说嘛,这不是很像吗?而且很可爱哦。”

“你看,你小时候就是这副样子哦。那次是你第一次画动物吧?完全画不好嘛,结果你就这样画了一整天。意外的很执着呢。”止水站起来走向鼬,伸出手用手指轻轻刮了刮鼬的脸颊。


“那次是画的乌鸦……而且线条根本画不平滑,比例也……”鼬别过脸去,从止水的角度根本看不到鼬的脸。不过露在头发外面的耳朵却微微泛红。


止水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鼬为自己辩解着,笑得一脸温柔。



“恩,那么我来看看……”

“鼬你这里,这么画是不是要好一些?还有这里……”

“啊,真的……”


——————

终于!!!终于写到止鼬了QWQ。然而总觉得力度不够啊不够……

果然不撩鼬的止水不是好止水。

虽然还不到给他们俩个发(喜)糖的时候,不过日常也要甜!!

希望没崩……的太厉害。_(:зゝ∠)_

私以为,在止水面前不自觉撒娇的鼬是王道啊!!

评论(11)
热度(57)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