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学院普通的不普通日常。7

这章稍长,是带卡的糖。

可能长的有点烦人=-=不过应该还看的下去吧?

不是欺诈,没有车。

天台,诚哥战斗过的地方。(别问我诚哥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诚哥)


带土躲在天台的高处目睹了一场高中生告白的戏。

男主角是卡卡西班上的那个金发小子。人除了傻了一点,矮了一点,成绩差了一点,太碍眼了一点之外没有什么缺点。

与之相比,女主角就要好的多了。从直男的审美来看,黑长直,性格腼腆,小鸟依人,还是大家闺秀,性格也好的没话说,温顺又端庄。重点是那个胸部,形状也好,大小也好,简直好的没话说。就是少了一颗痣,要是下巴上再多一颗痣就好了,那样的类型简直完美。

想象一下自己未来的妻子在自己下班回家的时候,穿着围裙在门口迎接自己,满脸羞涩的一只手举着勺子一只手戳在有着一颗性感的痣的下巴上说:“亲爱的,你回来了。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要吃我呢~”这样的场面,简直让人血脉喷张。

不过等等,为什么一定要是痣?一提到痣就不得不想到某人,不过确实很性感……


带土制止自己再想下去,转回来专心看戏。


只见女主角羞红了脸,一副惊慌失措随时可能会晕倒的模样,男主角一开始还是大大咧咧的。后来女主角终于鼓足了勇气,向着男主角说了什么。带土甚至还在为女主角担心,怕她会中途晕过去,而导致这场告白的戏不了了之。幸好女主角还算争气,没让这场戏就这样结束。

男主角听了女主角八成是告白的话,也开始有些状态了。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犹犹豫豫的跟女主角说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夸了女主角,女主角听了男主角的话连忙摇着头摆摆手,看起来是在否认什么或是在谦虚着。然后女主角的嘴又张张合合,最后向男主角一鞠躬就跑掉了。男主角在女主角走后滞留了一会,然后也悄然退场了。


……果然是傻的吧?这么好的女人居然拒绝了。

带土无聊的躺在躲藏的高处默默的看着天。不时的吐槽着天空飘来的云朵。

那朵云彩蠢死了,那是什么形状?啊,这个好像红豆糕。那边那个长得像个大便就不要出来吓人啊。


正当带土自娱自乐的开心的时候,有人上来了。

“下午好,虽然并不是初次见面了。不过想必您就是带土小叔叔吧。”来人是鼬。

“你是……”带土坐起来上下打量着鼬。

“哦,那个富岳的儿子吧?叫什么来着?宇智波……鼬?”带土故意装作一副不认识鼬的样子。

“是的,您的记性很好。”鼬并没有恼火,非常有涵养的顺着话茬接下。


“哼,恐怕你认错了吧。我可不是那个什么带土,我的名字是阿飞。斑的儿子,阿飞。”带土双手抱胸,从高处俯视着鼬。


“虽然您这么说,不过我已经从斑那里证实过了,他老人家亲口告诉我的,阿飞就是带土。”

“不,或许应该说,从来就没有阿飞这个人。这个名字是你到这里来之后现编的吧?恐怕是为了掩人耳目,理由嘛,我能想到的也只有一个人。”


“哼,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嘛。我倒是小看你了。”

“哦,这么说起来,你跟那个叫止水的事…我倒是也略有耳闻。”带土恶意的看着鼬。

“听说他离开火之国了?是发生了什么吗?还是说你们两个吵架了?”

“你们两个现在还在保持联系吗?”

“啊,不过听说他现在过的也挺好,在那边的一家宇智波名下的企业工作,很得领导赏识,听说好像那家公司的上司有意把女儿嫁给他呢。真羡慕啊,娶到上司女儿的话,未来就能接手公司了吧。比起这边来可是自由多了。”

“哦,听说那个女儿还是个大美人呢。呵呵。”

“哦呀,怎么听到这个消息不为你亲爱的表哥高兴吗?”

“还是说,你并不希望他娶那个上司的女儿?这里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吗?”

“……”

“怎么?为什么不说话了?”喋喋不休的说了半天,带土终于停了下来。


“您的消息很灵通。”鼬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带土,礼貌的表示了对带土的赞赏。

“呵呵,毕竟我有我自己的消息渠道。”带土表示戳人伤疤什么的最喜欢干了。


“是吗,那么您这些年,可有关注卡卡西前辈的事?”

“我为什么要去关注他?”带土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翘起了二郎腿。

“是啊,为什么呢?”鼬顺着带土的话用了一个疑问句。


“小子,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带土的耐心很快就耗光了。

“只是在这里约了个人而已。”

“奉劝您一句,有些事情是不会再有第二次的,不珍惜眼前的话,等到失去的时候会后悔的吧?小叔叔,您到底想要什么?请您好好想一想吧。”鼬说完这些,就转身离开了。

天台上只留下带土一个人沉默着。


很快,鼬约见的人就出现了。——当然是卡卡西。


“……”卡卡西上来之后,并没有看到鼬,找了一圈之后。就看到了坐在高处的带土。


“哦,这不是卡卡西前辈吗?真巧啊。”带土任由卡卡西盯着自己看了一会,然后从高处跳下来,率先开了口。

“……鼬呢?”卡卡西不太确定的问。明明约自己的人是鼬,为什么看到的人却是阿飞?


带土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卡卡西一眼,然后抬腿走了几步,来到天台的护栏前停下,并向下看去。


卡卡西看到带土的动作心里一紧,连忙快步走过去,也跟着低头向下看去。带土却开了口。

“走了。你以为我对他做了什么?”带土哼笑了一声。

“……不,我以为……算了。”卡卡西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哼。”



“你来干什么?”

“你为什么在这里?”两人同时问道。


“……”

“……”然后是尴尬的沉默。



“带土……你是…带土吧?”良久,卡卡西鼓足了勇气这样说道。

“我要是说,不是呢?”带土回过身看着卡卡西。


“……鼬他,已经都告诉我了。”卡卡西低下头,攥了攥拳头。

“呵,那你还问什么?”带土冷笑了一声,扭过头不再看卡卡西。


卡卡西没有说话,良久之后,向着带土伸出了手。

“做什么。”带土一闪,躲开了卡卡西伸过来的手。

“让我看看你的脸,带土。求你了……”卡卡西抬起头看向带土,眼中带着哀求。

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卡卡西恳求的语气让带土动容了。这一次带土没有躲开,任由卡卡西第二次伸出手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面具后是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依稀可以看到带土小时候的模样。右脸上是一道道横向的疤痕,左眼倒是完好无损,只不过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来,那并不是带土自己的眼睛。带土的左眼在十多年前就已经给了卡卡西。


卡卡西在看到带土脸上的伤和那只左眼时心都揪起来了,颤抖着手轻柔的抚了上去。带土站着没有动,默许了卡卡西的举动。

“这是怎么弄的?是那个时候?”卡卡西心疼的看着带土。

“恩。”

“眼睛呢?还疼吗?这是斑帮你换的?”

“恩。”带土低垂着眼,视线里刚好是卡卡西的戴着口罩的下巴和脖子,再往下是起伏的胸膛,隔着衣服轮廓看的并不太清楚。


当年琳被一伙人绑架了,带土和卡卡西去救琳,就在危机关头,带土冲过来抱住琳想要保护她,结果却是被冲过来的卡卡西给保护了。卡卡西因此伤了左眼,后来带土又为了保护卡卡西而挨了一刀。倒下来的时候被架子砸伤了脸,因此留下了脸上的伤。当时卡卡西已经昏了过去,所以并不知道。

之后听说卡卡西的左眼保不住了,带土执意要把自己的眼睛给卡卡西。再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带土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一开始带土已经做好要瞎了一只眼的准备了,结果却被斑告知联系到了一只可以替换的眼睛。带土当然不会拒绝。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躲着我的?”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这一次带土却不说话了。


“是因为琳?”卡卡西猜测道。

“不是。不,不完全是。”带土抬起手,握住了卡卡西放在自己右脸上的手。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带土,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带土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口说道。

“眼睛就算是我赔给你的吧,毕竟你也算是为了我才失去那那只眼睛。你也不必因此而自责,反正我也并没有因此而瞎掉。”

“说到底,我怎么能容忍卡卡西变成瞎了一只眼的残废呢。本来就够废物的了,要是再瞎了一只眼睛的话,万一活不下去了可怎么办?”


“带土?”虽然从原来开始带土就总是跟自己不对付,不过,原来自己在带土眼中竟是如此不堪吗?


“啊,真是烦死了。说什么‘那家伙说过保护了自己喜欢的人的人才是最帅的’我虽然是这么说过,可是你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想耍帅吗?稍微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吧?而且……喜欢别人却不敢告白的家伙,不是废物是什么?”说道最后,带土的脸上有些发红。目光也移向了别处。


“……你都知道了?”卡卡西倒是没想到带土会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思。

“那你这些年……你当初离开是为了……躲我?”卡卡西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所以就说了不是啊!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那个时候,一下子知道了那么多,我心里很乱啊。”回想起那时候,在卡卡西病房外听到卡卡西亲口对琳说喜欢自己,带土当时的心情相当复杂。一方面是对这件事的震惊,另一方面是带土发现自己竟然有着小小的窃喜。


窃喜?自己在窃喜什么?卡卡西那家伙喜欢我,我为什么要窃喜?咦?我不是应该喜欢琳才对吗?那这又是为什么?

后来,自己为什么一声不响的离开?还不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心里乱糟糟的。啊,都怪卡卡西那家伙!这要让自己以后怎么看待他啊!!那个时候的带土揪着头发也想不通要拿卡卡西怎么办,所以很没出息的逃跑了。

本以为暂时的离开可以让自己冷静下来,结果十多年过去了,带土每每想起卡卡西,心里还是会乱乱的。



“带土你……”卡卡西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于是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嘴唇。


带土看着卡卡西因为舔嘴唇的动作而使口罩微微的隆起又伏下。觉得喉咙有点干。

顺着自己的心意,伸手拉下了卡卡的口罩,露出了下巴上的那颗痣和刚刚被舔过的湿润的嘴唇。那颗痣果然很性感。有了那颗痣的点缀,卡卡西整个人都看起来色气满满。


“你要自己来试试吗?”我当时是怎样的心情。

“什,什么?”卡卡西一时有些懵了。


然而带土并不理会卡卡西,双手捧住卡卡西的脸凑近他,目标是下巴上的那颗痣。

“等,等等,带土!”卡卡西有些慌了,双手按在带土的胸口想要推开他,却根本推不动。


随着带土的靠近,卡卡西下意识的后退,试图逃开。但带土的双手死死的固定住卡卡西的头,脚下也跟着卡卡西一步步的移动着。

很快的两人退到了墙边,卡卡西的后背刚一接触到墙壁,就感觉到下巴上有什么东西又湿又热的贴了上来。那是带土的舌头。


带土捧着卡卡西的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卡卡西下巴上的那颗痣。感受到卡卡西因为自己的接触而浑身一震,带土心情很好的笑出了声。然后盯着卡卡西的眼睛看了起来,一想到其中有一只是自己的,就感到很愉悦。


卡卡西只觉得带土的力气大的吓人,自己根本挣脱不开。那条又湿又热的舌头舔得自己痒痒的,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下巴有这么敏感。

卡卡西下意识的也抬眼对上了带土的双眼。


那双眼睛似乎有魔力一般,自己视线无论如何都无法从中逃脱。两人的视线胶着着。

随着那双亮闪闪的眼睛越靠越近,带土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重。两人之间的间隙越来越小,热度也在逐渐上升。

“带土……唔。”卡卡西整个人已经完全贴在了墙壁上,刚想要开口说话,却被带土堵住了嘴。

感受着带土刚刚舔过自己下巴的那条温热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里流窜,卡卡西觉得大脑已经无法思考了。


“闭上眼睛。”趁着换气的功夫,带土简短的对着卡卡西下了命令。然后又吻了上去。

卡卡西反抗无效,只好顺从着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吧。卡卡西这样告诉自己,放任自己沉醉其中。


两人渐渐投入,卡卡西的双臂不知何时环绕上了带土的脖颈,双腿也被带土拉着缠在了他的腰间。形成了一副只能依靠后背的墙壁和身前的带土支撑着自己的姿势。


“等等,带土,这个姿势不太妙啊。”卡卡西趁机推开带土,喘息着。

“闭嘴。”给了两个字,带土又重新扑了上去。



——————————

咦?为什么我一写起带卡就这么来劲,什么鬼_(:з」∠)_

大晚上的适合放飞。于是依旧没开起车233333→v→

于是搞定了带卡,下面就该轮到宇智波兄弟俩的了。止水也终于可以回归了。=-=大表哥我对不起你。(啊我果然驾驭不了这么多CP吗_(:з」∠)_)

评论(17)
热度(99)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