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学院普通的不普通日常。6

今天是佐助一家专场。

青春期的孩子会做梦。


“你是佐助?你好!我的名字是漩涡鸣人,未来想成为像我父亲那样的人!请多多指教!”

“佐助,我们是朋友吧!”

“佐助,快看快看!”

“佐助,这个真的超~好吃啊!”

“佐助,这题是要怎么做?”

“佐助,拜托!作业借我抄。”

“佐助,一起来玩啊!”

“佐助…"

“佐助…"

“佐助…"

………


“佐助,我喜欢你……"




“!”猛然惊醒,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房间的天花板。天还未亮,屋子里十分昏暗。摆在旁边桌上的闹钟显示着时间是5:12。


是梦……

佐助轻轻呼了一口气。额上出了一层薄汗,抬起手把胳膊架在头上,梦中最后那句话还十分清晰,不停的在脑中回荡着。

可恶,为什么会做这种梦。下意识的回想起鸣人的笑脸。

太差劲了。

佐助逃避似的闭上眼睛并用胳膊挡住。困意还未消散,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就会回想起刚刚梦中的景象。

“佐助,我喜欢你……”


可恶!

越是想要忘掉,却越是记得清晰。心里很乱,佐助愤恨的锤了下床板。终于还是放弃了一般坐了起来。把脸埋进手掌,佐助稍微冷静了一下。随即起身走向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伸手试了下水温,很凉。佐助弯下腰来洗了把脸。冰凉的水流带走了脸上的热度和心中少许的烦躁。

抬起头来,佐助审视着镜子中的自己。

面无表情的脸上,是一双漆黑的眸子。佐助从中看到了迷茫。

迷茫?我在迷茫吗?我在迷茫什么?


突然的就想起了刚刚的梦境,佐助顿时有些慌乱。

够了!不要再想了。

一边是梦中说着这句话的鸣人。一边是记忆中总是笑的很温暖的鸣人。

内心因为负罪感而升腾起一股烦躁,佐助突然特别想要破坏些什么来发泄,但一想到自己弄出的声响很可能会吵醒其他人,只好放弃。


抑制住自己的破坏欲,佐助匆匆擦了把脸,回到屋里。

无事可做,佐助来到窗边,将窗帘稍微拉开一点,佐助打开了窗户。

外面很安静,并没有什么行人。街灯也还未熄灭。有几盏灯大概是老化了,明明灭灭的坚守在岗位上。有些却早已放弃,完全黑着。


注视着那几盏灯发了会呆。不知过了多久,佐助隐约听到屋外有人起来的动静。





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来,为了不吵醒丈夫,美琴从换衣服到洗漱完毕,整个过程都小心翼翼的。

轻轻的关上卧室门,站在门外的美琴稍稍舒了口气。


下楼来到厨房,系上围裙。美琴熟练的准备起一家人的早餐。

差不多都做完了的时候,美琴听到有人下楼的声音。探出头看了看,发现是早起的佐助。

“早上好,佐助。这么早就起来啦。”美琴笑着跟自己的小儿子打招呼。

“早,妈妈。稍微有点睡不着,就起来了。”佐助说这话的时候时候没什么精神,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是吗,身体不舒服吗?做了噩梦?”美琴手里娴熟着操作着厨具,一边询问儿子。

“没有。不,大概是……最近稍微有点学习上的压力。”佐助犹豫了一下,组织着语言。很想跟母亲诉说自己的烦恼,但完全没办法开口。佐助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

“诶?是吗?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哟,佐助可是妈妈值得骄傲的儿子,很优秀呢。”

“恩。我知道了,妈妈。”值得骄傲的优秀儿子吗……

“好,早餐差不多准备好了。佐助,麻烦你上楼去叫爸爸他们吃饭了。”

“好。”佐助应了一声,起身向楼上走去。



父亲跟哥哥这时候都已经起床了,通常家里也只有一个人会睡到日上三竿。

“喂,鸣人。起床了。”来到鸣人的房间,随便敲了两下门。根本就不指望这点声响能吵醒里面的人,佐助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


屋里,鸣人抱着被子睡得正香。身上那条绿色的青蛙短裤暴露在空气中。似乎是听到了佐助的声音。鸣人小声嘟囔的着:“……佐助…再多睡一会。”说完还顺手挠了挠屁股。


“不行,妈妈已经准备好早饭了,快点起来。”佐助上前从鸣人的怀里扯过被子,然后再丢回到鸣人身上。

三两步来到窗前,打开窗帘,推开窗户。阳光和早上还带着寒意的空气一起涌进房间。熟练的做完这一切,佐助回身看向鸣人。


“佐助?”鸣人此刻已经坐起身,一手抱着被子一手揉着眼睛。

“清醒了吗?快点去洗漱。妈妈已经在等我们吃饭了。”

“哦!”果然一听到饭这个字,鸣人就回复了活力。


你总是这样无忧无虑的呢。佐助叹了口气,离开了鸣人的房间。

回到楼下。父亲富岳已经坐在桌前看上报纸了。哥哥鼬也帮着妈妈美琴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来。

“鸣人呢?”富岳的眼睛从报纸上移到佐助身上。

“已经起来了,马上就下来。”佐助一边回话,一边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果然,没过多久,鸣人就从楼上跑了下来。

“大家早上好!”一大早就元气满满,鸣人就像个不知疲倦的小太阳。

“早上好。”美琴笑眯眯的冲着鸣人打招呼。


“早。”

“太慢了,吊车尾。大家都在等你了。”

鼬和佐助两兄弟同时抬头看向鸣人,虽然是用着不同的神情说着不一样的话。但兄弟两人无论是抬头的姿势还是看人的动作都如出一撤。

“嘿嘿,抱歉。”鸣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来到佐助旁边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好了,人到齐了,开饭吧。”富岳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放下报纸宣布开饭。




吃过早饭,鸣人佐助两人回到房间去准备上学要用的东西。美琴收拾着餐桌到厨房洗碗。

“这周我住那边,就不回来了。”鼬站起身开口道。成年以后,鼬就有了自己的房子。

“恩。”富岳没有说什么。

“要记得打电话哦。”厨房里美琴嘱咐道。

“我知道了,妈妈。那么我先上去了。”鼬顺从的点点头上楼去了。


鼬走后,客厅里就剩下富岳夫妻俩,客厅里很安静,只能听到厨房里潺潺的流水声。

“真是的,你们两个还在因为那件事闹别扭吗?”美琴率先开了口。

“我那也是为了他好,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在这一点上,鼬就比不过止水。”

“你也是很欣赏止水的嘛。”

“止水他从小就很聪明,也一直很明事理。这次他也是做了正确的选择,但我的儿子却一直执迷不悟。”

“明明从小就跟在止水身边,怎么就没学到半点止水的懂事。”富岳半真半假的抱怨道。

“你们父子俩啊,还真是一样的固执。”美琴忍不住轻轻笑了。




楼上。

“佐助。”鼬靠在佐助房间的门框上,屋里佐助正在收拾东西。闻言转头看向鼬。

“有什么心事吗?吃饭的时候你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

“不,没什么。”佐助沉默片刻,这样回答道。

“是吗,如果有什么心事的话,就告诉哥哥吧。我会替你保密的。”鼬看出了佐助在撒谎,却没有说破只是笑了笑,上前戳了戳佐助的额头。被戳的佐助下意识的捂住脑袋。

“还有,这周我不回来。要找我的话,给我打电话。”鼬说着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哥哥。”快到门口的时候,佐助叫住了鼬。

“止水哥的事,你…后悔过吗?”


鼬闻言叹了一口气。

“如果可以,我只希望当年我可以早点发现。”这样的话我大概就能阻止你离开了吧。鼬想起那个时候,止水告诉自己要离开这边去别的国家深造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自己不明白,哪里还有比火之国更好的学校了?后来得知父亲曾找过止水谈话。去向父亲询问了才得知,原来这些都是借口。

“你对止水的心思我都知道了。”

“止水这样做也为了你好。这是最好的选择。等过几年,心思淡了。止水也就回来了“

“我不希望我的儿子会因为这种事被人指指点点。”

“你以后是要结婚生子的。说不定还是下一任的族长,我不希望你被这样的感情束缚。”

“平平淡淡的生活对你才是最好的。”

“你以后会明白的。”

……


“鼬,抱歉。我是自愿要去的。”想起离开前,拍着自己的肩膀这样说时止水脸上的表情。

那样的表情哪里是自愿了?

如果自己能够再早一点发现对止水的感情,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先父亲一步向止水告白?那样的话,止水又是不是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呢?

答案是无解。


鼬回过神来。面对的是佐助的追问。

“即使父亲反对?”

“即使父亲反对。”鼬用肯定的语气重复了一遍佐助的话。

“佐助,虽然不知道你在困扰着什么。但是我从来不后悔喜欢止水这件事。无论周围的人是怎样看待我的,唯独这份感情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这是我的选择。”

“那万一止水哥他对你并不是那种感情呢?”

“那就想办法让他喜欢,如果连尝试都不尝试的话,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况且,我能感受到止水他也不是完全对我无意。”说到这里鼬笑了笑。

“如果确定了真的是喜欢对方的话,那么至少试着让对方知道吧。逃避可不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会做的事。”

“是吗。”佐助若有所思的低头看着地板。

“那么差不多就赶快收拾吧,鸣人在等你了。别迟到了。”

“恩。”



是吗,佐助也到这样的年纪了啊。对方会是谁呢?



————————

啊啊,要说的是。止水和鼬那段我不知道这样写好不好。总之,如果那里觉得不好的话,请大家提出意见!

关于止鼬我没啥想法,就是想写很简单的止水是为了鼬着想而离开的这么一件事。=0=这样的套路在耽美小说里应该还算挺常见吧。哈哈。说了要狗血嘛~

另外,QwQ对不起写到最后鸣人根本没多少出场,完全是从二柱子心理出发的。所以,莫非其实我更偏爱二柱子??_(:з」∠)_

如果OOC了、=L=那不是很正常嘛~(才不是.

最后吐槽一下,明明是叫日常的,我到底写成了个啥东西。눈_눈

评论(2)
热度(56)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