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学院普通的不普通日常。5

#非常抱歉~本次出场的只有 老年组 和 中年组。#大概ooc了……

致歉,之前手抖标错了tag,本文是鸣佐。如果有误入的小伙伴在这里向你们道歉了,对不起!over.

情侣虐狗要不得。又名这章我到底应该怎样起名?


“所以就跟你说了,根本不是那样!而且说到底男人生孩子什么的你是怎么就那么快就接受了的?!”斑坐在校长室的沙发上。听完柱间的叙述,忍不住吐槽。而柱间由于被勒令不许靠近斑而委屈的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可是……”柱间听了斑的话,一脸委屈的看着斑,想要辩解什么。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大道理。总之那个臭小子根本不是我……我们的孩子。”说道这里,斑觉得十分别扭,面上有些发红,不自在的咳了一声,然后才淡定的继续说道。

“我也根本生不了孩子。而且男人是不会生孩子的!”斑最后说完,瞪了一眼旁边小媳妇样的柱间。

柱帝没有说话,但是完全一脸“斑斑你别想骗我,我知道事实就是那么一回事。”的表情。


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能读懂柱间脸上的表情,然后头疼的叹了一口气。怎么就是跟他说不通呢?

“算了,随你的便吧。说起来那个白毛呢?”斑决定换个话题。

“扉间他出差去了,代表木叶学院跟其他学校进行交流学习。”柱间说着,移开了一直盯着斑的视线,看向别处。

“说谎。你又骗我!他到底干嘛去了?”竟然移开视线,分明是有鬼。到现在了你竟然还想着要骗我。

“不,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相信我!”柱间连忙慌乱的解释。

“斑,你冷静点听我说。”

“其实,扉间他是去找泉奈了。”说完柱间偷偷的看了一眼斑。


果然下一秒斑就炸毛了。

“什么!!那个死白毛去找泉奈是有什么目的!不行,我要回去!”说着就要站起来。

“斑斑你等一下啊!”柱间立刻上前拦住斑。

“其实,扉间他……”

“他什么?”斑看向欲言又止的柱间追问道。

“他跟泉奈他们两个其实那个过了,但是又因此发生了一些误会。后来我们又吵架了嘛。所以这回扉间是回去找泉奈和解的。”柱间索性眼一闭,一口气说完。


“什么?那个是什么意思?”斑有些发愣,呆呆的看着柱间。

“就,就是那个了嘛,就我们两个那样……”柱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红着脸,声音越说越小。手指还可疑的缠来缠去。

“…………”斑虽然弄明白了,但是却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


我宝贝多年的弟弟竟然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别人给拱了。


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白毛的扉间对泉奈施暴的场面。

斑一下子就炸了,从沙发上跳起来。

“不行!!我现在就要去回去!我要杀了那个死白毛!!”

“斑斑冷静啊!!冷静!!听我说他们两个都是自愿的!他们是两情相悦的啊!扉间没有强迫泉奈!”柱间从背后死死地抱住斑的腰,拦住他不让他出去。

“两情相悦的也不行!我不同意!!!”

“斑!真是的,你这样跟当初的泉奈有什么区别啊!难道你希望他们两个再像当年的我们俩个一样吗?”柱间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无奈。真是的,在这点上这两兄弟还真是一致。

“…………”果然一提到当年,斑就冷静了下来。


当年那个时候也是这样,泉奈说什么也不同意斑和柱间的事,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两人还是在一起了。

两人到后来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吵架。慢慢的长年累月积压起来的矛盾最终导致了两人大吵了一架而分居两地。

虽然感到后悔,但一开始两人拉不下脸来,不肯先向对方认输。时间一长,就变成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能挽回。

时刻忍受着想要见对方的思念之情,以及对对方是否已经变心或是忘了自己的猜忌的煎熬。

所幸一切都还来得及;所幸双方都还没有变心;所幸谁都还没有放弃。


“柱间,我……当年真的做错了吗?”斑想到这些年自己的心情,忍不住问道。心里却明白,自己是真的做错了。

“不是你的错。也有我的责任。”柱间却摇了摇头,把手搭在斑的肩膀上,安慰着他。

“是我们两个的错。无论怎样,我都会跟你一起承担的。”柱间如此说着,同时拉住背对着他的斑的胳膊,使他转过身来。然后脸对着脸,额头对着额头贴了上去。

“我会陪在你身边的,无论何时。相信我,斑。”柱间盯着斑的眼睛,轻声说着。

“恩。”斑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良久。然后轻轻的恩了一声。眼中有些湿润。

“至于扉间和泉奈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就让他们两个自己去解决吧。无论结果如何,我们两个做哥哥的这时候也只能在背后默默支持他们了。”

“而且,我相信扉间能解决好的,你也相信泉奈吧。”


“恩。”斑沉默片刻,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态度明显软化了下来。

“斑斑还是像以前一样啊。”柱间看着这样温驯的斑,不由笑了起来。

看着柱间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斑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

“你也是一样。”

“是啊,我们两个还真是没有长进。”

“恩。”在柱间的笑容的感染下斑也忍不住笑了。

互相感受着对方近在咫尺的气息,到了最后两个人都有些红了脸。


靠的太近了。

稍微靠的有点近啊。


两个人对视着,同时在心里这样想到。

然后慢慢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引着一样,两个人越靠越近,最终彻底贴上了对方的脸。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生物叫做情侣。而这种叫做情侣的生物会产生一种不好的行为叫做虐狗。并且随时随地不分场合。

而这种由叫做情侣的生物所产生的虐狗行为会对广大单身群众造成成吨的打击,并伴随着瞎眼DEBUFF。这将严重影响广大单身群众的身心健康。


这是春野樱观察了近一个月校长柱间和宇智波家的那位而得出的结论。

“真是的,为什么好男人不是结婚了就是去搅基了呢。”单身狗春野樱同志不由发出如此感叹。


“小樱,你在念叨什么呢?”春野樱同志的好闺蜜井野适时的插嘴问答。

“不,没什么。”小樱摇了摇头。

“啊,真是的,最近好男人怎么不是结婚了就是跟男人去搅基了呢。”井野趴在桌上发出了如此感叹。

“诶?发生什么了?”小樱惊讶于井野竟然发出了跟自己相同的感慨,并且感叹不愧是自己的好姐妹,简直心有灵犀。

“我们班主任啦,阿斯玛老师前些天宣布跟红老师要结婚了,听说还是奉子成婚呢,嘻嘻。”说到后面,井野捂着嘴笑。

“诶!!!真有一套啊阿斯玛老师。”小樱惊讶的发出感叹。

“是吧~”

“不过红老师那么漂亮,人又温柔,那么好,不早点下手的话,说不定就被人抢走了呢。”

“是呀,所以说阿斯玛真奸诈。”

“哈哈,不过这是好事啊,有什么可感慨的?莫非……你喜欢阿斯玛老师?”小樱故意打趣道。

“要死啦,怎么可能!只是感叹一下啦。毕竟阿斯玛也是个好男人嘛。”井野作势要撕小樱的嘴。

“嘿嘿,逗你的。”


“还有啊,不仅是阿斯玛。你注意到了没有,你们班的卡卡西老师。最近好像跟阿飞老师走的很近呢。”

“卡卡西老师可是木叶的大众男神呢。竟然也要拜倒在男人的裤腿下了么。我不甘心啊。”井野做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卡卡西老师?”小樱讶异了一下。随即想到这些天光顾着观察柱间校长和斑了,倒是没怎么注意卡卡西和阿飞。

“他们两个怎么了吗?发生了什么了?”

“就是以前不是阿飞老师总是缠在卡卡西老师的身边吗?现在啊,完全反过来了!先不说阿飞老师都不怎么缠着卡卡西老师,现在根本就是变成卡卡西老师一有时间就围在阿飞老师身边团团转呢!”

“有那么夸张吗?”小樱完全想象不到卡卡西殷勤的围在阿飞身边转悠的景象。

“有啊!啊,说曹操曹操到!”井野说着,鬼鬼祟祟的指了指某个方向。



…………

………………



“…………”带着面具的阿飞一改往日恬噪的性格,沉默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的是戴着口罩,永远提不起劲的卡卡西。

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三步的距离,在目测距离上面,卡卡西相当拿手。

阿飞如果突然加快速度,卡卡西也能立即加速跟上。阿飞要是停下来,卡卡西也会在保持着三步距离的地方跟着停下。

但是无论如何,这两人都一言不发。那个气氛简直可以用诡异来形容了。


终于,还是阿飞先绷不住了。

“我说卡卡西前辈你到底是要怎样?!”猛然回身,阿飞一指卡卡西,气急败坏的问道。

“……”卡卡西却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阿飞。

“前辈你这样的行为可是骚扰啊!是犯罪啊!”

“……”卡卡西还是一言不发。


“稍微说点什么啊?这样很吓人的。”阿飞败下阵来,夸张的耷拉下肩膀。


“你……”卡卡西终于开口了。

“……是带土吧?”期待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语气。卡卡西此时的样子让人不忍心伤害。


“都说了不是啊!”阿飞做出摔东西的动作。

“我虽然跟宇智波斑很熟但是这不代表我就是那个什么带土的吧?一直被认成别人,就算是我也是会觉得厌烦的啊!!”糟糕,说错话了。话一出口,阿飞就后悔了。


“……抱歉。”果然卡卡西垂下了头,低声说了句抱歉。

“不,那个……呃,卡卡西前辈?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把我当成别人。你别哭啊!”

卡卡西没说话,却抬起了头。脸上干干的,半点不见泪痕。


什么啊,没哭啊。阿飞在心里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我说过了吧,我是斑的儿子,宇智波阿飞。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是柱间校长可以证明这点,你去问过了吧?”阿飞继续说道,同时偷偷的留意着卡卡西的表情。

“是的,校长大人确实也证实了这点。但是这件事还是有很多疑点。我不能完全相信。”卡卡西点了点头。


“那你要怎样才肯相信啊?”阿飞简直要抓狂了。

“除非你摘下面具让我看看你的脸,否则我是不会相信你不是带土的。”而且你出现的时机也很可疑,之前的举动也很可疑。如果假设这些行为都是有着什么目的的话,那就很好理解了。

如果你真的是带土的话……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行!这件事关乎着我的尊严,我发过誓了,只摘给我未来的妻子看。”阿飞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是吗。”卡卡西看了一眼阿飞。

“那么能说一说你理想中的妻子是什么样的吗?”如果是带土的话,一定会说要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小鸟依人的。就像是琳那样。


“要温柔的,善解人意的。”果然。

“她应该很聪明,很多时候不用说就会很懂我。要了解我的喜好。”

“身材要很好,长相肯定漂亮。要顺从我,什么事都听我的。不许在外面成天勾三搭四的,这点很重要!”

“不可以看除我以外的任何人。什么带孩子洗衣服做饭都手到擒来。一心一意的爱着我。每天都必须要对我说三遍以上爱我,早上要有早安吻,晚上要有晚安吻,还有……”阿飞后面还有一大长串,但是卡卡西已经不想听了。


这样的人真的能找到老婆吗?



“啊,可以了。”卡卡西制止了意犹未尽的阿飞。

“这样就可以了?我还有很多没说完呢。”阿飞不满。

“已经足够了。”你这样就算是琳也是会嫌弃你的……

“真是的。”阿飞摊手摇头,表示对卡卡西的想法不能理解。

“那么现在你可以确信我不是那个什么带土了吗?”


“不,与其说确信,不如说我更加怀疑你了。”

“虽然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揭下你的面具好好看看那张脸的。”卡卡西少有的对什么事如此执着。


“呀咧呀咧,好可怕啊,卡卡西前辈。”阿飞作势抱着肩膀抖了抖了。

“所以就说我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个人,放弃吧。”


卡卡西摇了摇头。

“我是不会放弃的。”


“诶?意外的执着呢。”阿飞摸了摸下巴。

“那个叫带土的,是欠你钱了吗?还是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他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知道。”卡卡西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只是,想要问一问他,当年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的就突然消失了。又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而且……”卡卡西捂住那只带着伤的眼睛。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要做到这步。”


“为什么做到这步吗?”

是啊,为什么当年义无反顾的做出了那样的抉择呢?


阿飞转过身。

“无论如何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你心里想的那个人。我劝前辈你还是早点放弃比较好。”


“我也说了,我是不会放弃的。”

评论(13)
热度(105)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