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学院普通的不普通日常。4(下)

#我集齐了老年组,中年组和少年组,但还差一个睫毛组#

听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下)


“前辈~”

“喂,前辈~~”

“听人说话啊,前辈~~~~”

卡卡西皱着眉头快步的走着,试图甩掉这个粘人的尾巴。阿飞则双手抱在脑后,嘴里不停的喊着“前辈”,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啊,好烦。怎么会有这么烦人的人啊?!卡卡西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缠人的人。


“卡卡西哟!!!”

“我永远的对手!来决胜负吧!!!”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又跳出来一个永远青春热血的凯。

……对,还有这位。




“又来了……”看到凯,卡卡西的眉头都快耷拉到眼睛上了。

“来吧!!!!”凯完全不顾卡卡西的意愿,大声喊着。


卡卡西无奈的伸出手。

“石头!剪子!布!”

“又是我赢了。很好。”收回拳头。全程不过三秒,卡卡西取得了与凯的“猜拳胜负”第208次胜利。


“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再来!!!!”

“诶?还来?”卡卡西无奈的看着凯。

“我说卡卡西前辈~你倒是听我说啊。”身后的阿飞也不忘插一脚。

啊,真是够了。为什么我身边净是这种人啊。卡卡西痛苦的捂住耳朵,不禁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疑问。




“佐助,看,是卡卡西老师。”

不远处怀里抱着一个篮球的鸣人和佐助并肩走在校园里。

“哈哈哈,粗眉毛老师和阿飞老师又在缠着卡卡西老师了。还真是受欢迎啊,卡卡西老师他。”鸣人指着卡卡西等人的方向。

佐助正在喝水,闻言抬头向着鸣人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凯和阿飞一左一右的缠着卡卡西。

“嘛,是吧。毕竟是蝉联‘木叶第一美男教师’好几年的男人。”佐助一副淡然的模样,低头拧好瓶盖,这样说道。


“佐助。”鸣人看着佐助拧瓶盖的动作,然后严肃叫了一声佐助的名字。

“什么?”佐助不明所以的抬起头来看着鸣人。

“你在说‘木叶第一美男教师’这个名号的时候,总觉得怪怪的。”

“……闭,闭嘴啦,吊车尾!!”佐助被鸣人这么一说,也觉得好像哪里怪怪的,不由自主的就红了脸。

感受到自己脸上的热度,佐助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挡住脸。


“啊哈哈,佐助害羞了。好可爱。”鸣人看着佐助这样的反应,大咧咧的笑了起来。

“别笑了!真是的这都是谁害的啊!!”佐助恼羞成怒的指责起鸣人。

“哈哈,抱歉抱歉。”鸣人摆摆手安抚佐助。


“不过,要说的话,如果哪一天佐助也当上了老师的话,肯定也会成为最美男教师吧。因为佐助的受欢迎程度完全不输卡卡西老师嘛……”鸣人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在脑中幻想了一下。

“我肯定会投佐助一票的!”然后冲佐助竖起大拇指,露出一个看了就让人完全说不出话来的笑脸。

“谁要评选那种东西啊……”佐助先是被鸣人的笑容感染,然后紧接着就露出一脸别扭的表情转过头去。刚刚脸上的余热未消,又添了一分热度。



就在两边都打得火热的时候,一个声音压盖了一切杂音,以铺天盖地之势袭来。

“宇——智——波——!!”


“呀————!!!!!!!”

后面还说了什么,但被一声高的不可思议的尖叫声掩盖了,根本听不清。


这一声是从阿飞嘴里发出来的。

在听到第一个字的时候,阿飞就猛然回头看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

当看到声音主人的那张脸时,阿飞几乎是下意识的捂着面具发出了这声高的不可思议的尖叫。


卡卡西和凯等人受不了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就连离着还有些距离的鸣人喝佐助两人也受到了这声尖叫的波及。


太可怕了。——这是所有被这声尖叫摧残到的人的共同心声。



阿飞一声尖叫之后,想也不想的拔腿就跑。


来人三两步追了上来,在走到卡卡西的身边时,阿飞已经窜出去很远了。

不过那人丝毫不着急,顺手从一旁还没从怔愣中醒来的卡卡西手中拿起一个硬皮的夹子就冲着阿飞狠狠丢了过去。

“等等!那是我的……”卡卡西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那个蓝色的硬皮夹子从男人戴着黑手套的手中飞出,在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曲线。

“……的教学报告。”卡卡西徒然的举着无力的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夹子击中阿飞的脑袋,默默的把话说完。



随着卡卡西的话音一落,那个蓝皮的夹子“砰”的一声砸中阿飞的脑袋——正中目标。

那一刻,身为数学老师的卡卡西差一点都要为这个标准的二次曲线而鼓掌了。



“呵呵呵,小兔崽子。”男人冷笑着走过去。每一步都像是走在人心上一样,让人忍不住为阿飞捏一把冷汗。


来到趴在地上装死的阿飞跟前,男人抬脚用力的踢了阿飞两脚。

“你倒是跑啊?胆儿肥了,还敢坑老子。”男人一把拉起阿飞的领子,并顺手捡起一旁的“凶器”,侧过身留下一句“谁都不许来打扰。”就拎着阿飞的领子把人拖走了。


期间路上的行人纷纷惊恐的给这个男人让道,生怕惹恼了男人,下一个受害者就是自己。




“………是斑啊。”佐助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小声的说道。


而卡卡西已经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宇智波斑回来了。

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终于可以见到那个消失了十多年,那个自己找了十多年,惦记了十多年的人——宇智波带土。

卡卡西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频率似乎变快了。






天台上——

被暴揍了一顿之后,阿飞整个人仰面躺在地上。

面具也歪了,衣服上都是土。索性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嘴里还喃喃念叨着“疼死了。”


“哼,别装了。这点程度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吧?”出了气的斑心情好了很多。


翻了翻刚刚顺手拿来的卡卡西的夹子,然后丢向躺在地上耍赖的阿飞。斑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靠在天台门边的墙上。正面对着地上的阿飞。


“很疼啊,老头子!下手还真重。”阿飞抱怨了一句。揉着被夹子砸疼的肚子,坐了起来。啊,身上一定都青了。


“呵,跟你比起来不算什么。竟然还敢找人炸飞机?一段时间不见,脑子没长进,胆子倒是长了不少。”斑冷笑道。


“那种程度的对你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吧?话说你怎么那么快就到了。”原本预计应该还有几天才对。


“我换航班了。”斑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啥?”阿飞倒是完全没想到。

“因为正好有,所以我就换了。”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啊?这什么理由啊……”自己筹划了半天,结果就这样被他避过去了?


“先不说那个。”斑上下打量了一下阿飞。

“你这副蠢样子是怎么回事?”


“嘛,稍微有点不太方便。”阿飞挠了挠头,解释道,然后抬手摘下了面具。正是卡卡西一直在找的带土。



“呵呵,近乡情怯?还是心中有愧不敢面对人家?”斑嘲讽道。

“弄出这副蠢样子来,真是丢脸。”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跟你那个姘头闹别扭闹了好几十年,明明想见人家想的不得了,偏偏还拉不下脸来。”

“你可别说这回你就是来抓我回去的,鬼才会信啊!”带土冲斑比了一个中指。


“哼,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斑显然并不想谈论这个问题。

“哼,被我说中吧。”带土翻了个白眼。



“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顿了顿,斑又问道。

“今后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就混进宇智波然后赚钱等死呗。”带土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顺手捡起地上的夹子和面具。

“倒是你,居然舍得把泉奈桑一个人丢在那边,这是下定决心要抛弃弟弟跟你的姘头跑了?”


“不要拿那种人跟泉奈放在一起,而且谁是姘头啊?”一提到泉奈,斑的情绪忍不住稍稍有些起伏。


“还嘴硬啊……”带土话还没说完,天台的铁门就被人从里面用力的推开,撞在墙上发出“咣”的一声。



“斑斑!!!!”伴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哭喊声,木叶学院的校长,千手柱间登场了。



来了啊……


门是开向另一边的,被门推开时带起的风吹动着头发,斑靠在与之相反方向那一边的墙上,侧过脸来淡定的看向来人。

“是柱间啊,好久不见。”斑如此说着。淡定的放缓了语速,完全一副”我对看见你这件事一点也不激动。“的表情。


“斑斑~~你终于肯原谅我了吗?”柱间并不在乎斑冷淡的语气,情绪激动的上来一把抱住了斑,并很自然的把脸埋进了斑颈间的头发里。

“呜呜呜,我都听孩子说了,这些年辛苦你了。一个人把孩子养大。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尽到责任。”柱间一边哭一边抱住斑不停的蹭蹭蹭。


“等等!你说什么?什么孩子?什么父亲的?”斑完全被柱间的话给说愣了。哪来的什么孩子?


“你还想瞒着我吗?那孩子都告诉我了。我全都知道了!我们的孩子。”柱间把脸从斑的颈间抬起,稍稍拉开些距离,但是双手还紧紧的攥住斑的胳膊不愿意放开。脸上是少见的凝重,似乎只要斑一说个不字,就会立即翻脸。


“当初你就是不肯听我解释,也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你跟扉间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虽然没办法取舍,但是你要相信我是很重视你的。你们两个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也根本没有移情别恋,爱上别人什么的怎么可能呢?!我爱的始终都是你啊!斑。”


“等下。”斑一把推开柱间的脸,打断了他的话。

“你先说清楚,孩子是怎么回事?”


“不就是那孩子吗?你生的,你跟我的孩子。”柱间愣了愣。指了指不远处的带土。然后又指了指斑跟自己。最后脸上还隐隐带着几分兴奋。




“…………带!土!”斑黑了脸。立刻气愤的看向带土。


却发现带土正骑在天台的护栏上,完全是一副逃跑未遂的样子。




“啊哈哈,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叙旧了,先走了。父~亲~☆”带土冲斑眨了眨眼睛,亮了一下那口洁白的牙齿。然后带着自己的面具和卡卡西的夹子,翻过护栏就这样跳下去逃跑了。



"站住!小兔崽子!!"斑作势要追上去,却被柱间从背后抱住。

“不要走,斑斑。”

“放开我,柱间。”

“不要,我不放。放手的话你又要走了。这回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了。”

柱间死死的抱住斑,说什么也不愿放手。



“小兔崽子!你死定了!!给老子等着!!!”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的斑愤恨的大喊着。



——————

稍微有一点乱。这一段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写。于是……过。

突然发觉我好像在拖剧情_(:з」∠)_好像进度是太慢了点。后面进展大概会加快一点吧。

(* ̄3 ̄)╭感谢各位小伙伴不嫌弃看我写的东西,老实说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啥了。好想写后面的糖啊,但是我为什么要把开头写成那样눈_눈 心塞。

另外,向期待睫毛组的小伙伴们致歉,一直在打止鼬的tag却一直没让水哥出场。2333幕后的水哥在咬手绢了吧。o(* ̄▽ ̄*)o

评论(23)
热度(101)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