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普通的不普通日常。3

 两个寡妇。

“……我说。”卡卡西坐在办公室里正在判卷子,当批到名字那栏写着“漩涡鸣人”四个大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

“恩?”欢乐而上扬的尾音。

“你能不能回你自己的办公室去?阿·飞·老·师!”卡卡西叫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简直算得上是咬牙切齿了。

“不能~”明明是戴着那个橙色的螺纹面具的,但阿飞总是能让人很轻易的了解他的心情。就比如此刻,阿飞的心情很明显是相当的好。好到就连他周围空气里根本就不存在的漫天飞舞的粉色小花都能肉眼可见。

不过卡卡西的心情可就不怎么样了。

任谁整天一坐下来就被人近距离的视奸都不可能心情好吧?!

拜托你离我远一点好不好?你这样子我根本没法工作啊!就算你要搞什么STK的话,也不该让被STK的对象发现吧?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啊,会精神衰弱的,阿飞老师!!!所以麻烦你带着你那个傻了吧唧的面具快滚吧!

虽然,卡卡西很想这么说,但理智告诉他,如果他这么一股脑不管不顾的说出来的话,同事之间那岌岌可危的微妙友善关系很可能会破裂。于是考虑到未来的日子,卡卡西决定还是委婉一点的好。

“阿飞老师工作做完了吗?”扭头奉上一个微笑。

“没有哟~”

“……那阿飞老师还不快去干活?小心一会教导主任来查岗哦。”卡卡西继续微笑。

“没关系的,不用担心。说起来,卡卡西前辈跟那个秃头大叔很不对付吗?啊这么说之前也是那个秃头大叔找前辈的茬来着吧?”

不不不,根本没人担心你。而且这种问题要怎么回答?说“是的,没错。就是那样。我巴不得那个老头快点滚蛋呢,烦死人了。”吗?那肯定下一刻就会被谈论的对象抓包吧?

“没有那回事。那次是我不好,我不该迟到。”卡卡西一本正经的回答。

“诶~~没有反驳秃头这点吗?看来我们是一个战线的,太好了。”阿飞一副天真的样子,一拍手掌,两只手合了起来。

不,并没有。谁跟你一个战线了?而且那个动作……太少女了吧!还有你小子是故意跟我过不去的吧?


就在卡卡西名为理智的那跟神经快要崩不住的时候,一阵轻轻的敲门声解救了他。

“扣扣扣”

“卡卡西前辈,你现在有空吗?稍微有点事,可以来一下吗?”一个黑色长发扎着小辫的男人规矩的站在门口。一只手还放在门边,一看就知道刚刚敲门的人是他。

在座的两人同时扭过头去看他。


宇智波鼬,宇智波财团代理族长的长子。宇智波佐助的哥哥。木叶学院大学部艺术系的全优生。油画界的天才。据传闻,鼬还是宇智波一族里最有可能成为下一届族长的候选人。


“啊!是鼬啊,我马上过去。”卡卡西松了一口气,二话不说立刻起身。

“打扰了。”名叫鼬的男人礼貌的向屋里还坐着的阿飞微微点了点头,并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跟在卡卡西身后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顺便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被留下的阿飞目瞪口呆的就这么看着两人离开了。


啊嘞?发生了什么???




“啊,得救了。”两人来到走廊的拐角处,卡卡西向鼬道谢。“多亏了你。谢了啊,鼬。”

“不,没什么。”鼬虽然没搞清状况,不过还是客套的回了一句。


“你刚刚说找我有事?”卡卡西找了面墙,放松了身体,靠在上面。

“有消息说,斑要回来了。”

“你是说,那个宇智波斑?他要回来了?!”卡卡西吃了一惊。

“那么,那……他呢?”声音有些颤抖,卡卡西明显有些紧张。咽了咽口水,用带着几分期待的神色看着鼬。

“还没有小叔叔的消息。”鼬很遗憾的摇了摇头。

“是吗……”卡卡西垂下头去看地板。

“虽然是这么说,不过斑还没到这边。消息也不一定确切。不管怎么说,只要斑回来了,那么小叔叔的消息就有着落了。除了斑,不会有人更清楚小叔叔的行踪了。”鼬安慰的拍了拍卡卡西的肩膀。

“恩,多谢你了,鼬。”卡卡西感激的笑笑。这几年都是鼬在帮自己打听他的消息。卡卡西一直很感谢鼬。

“别说我了,你那边怎么样了?止水他,还是不肯回来?”

“恩,不过不用担心。”鼬摊开手,看着自己的掌心。继续说道。

“他会回来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语毕,握住掌心。


卡卡西抬起头,看着鼬说这话时坚定的眼神,然后笑了起来。

“那就好。加油啊,鼬。”

“彼此彼此。”



“在搞什么,神神秘秘的。”阿飞找了个好地方躲了起来。偷偷摸摸的露出半个脑袋,试图偷听两人的谈话。



“佐助最近怎么样了?”说完了正事,鼬开始询问自家弟弟的情况。

“佐助的表现一直很好,成绩也相当优秀。最近在班里也没什么事。一切都好。”卡卡西相当明白鼬这个弟控的心理,从以前就是,自从自己当了佐助的班主任以后,只要一见面,鼬就会询问他那宝贝弟弟的情况。

鼬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口询问鸣人的近况。

“鸣人啊。”卡卡西先是叹了一口气。

“鸣人还是老样子。上课睡觉,作业不交,虽然开学那天信誓旦旦的说这学期一定要及格,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补课还是一定要的。这次小测十有八九是没过。”

“是吗。我会抽空跟他谈谈的。那么有时间的话,麻烦前辈你帮鸣人补课了。”鼬对鸣人这个白送的弟弟倒是很喜欢。鸣人的优点很多。善良,诚实,坦率,又很开朗,还很会为朋友着想。

更重要的是,鸣人很向着佐助。有鸣人陪在佐助身边,鼬还是比较放心的。


“当然没问题。回头找时间我通知他。”几乎能想象到鸣人听到这个消息时是怎样的表情。真是太可爱了。卡卡西笑了起来。

鼬像是也想到了,也跟着微微笑了起来。随即又想到一件事。


“卡卡西前辈,还有一件事我很在意。刚刚你办公室里那个戴着面具的人是谁?”

“啊,你说阿飞啊。他是今年新来的体育老师。只知道他叫阿飞,别的不是很清楚。嘛,很奇怪的一个人。”卡卡西想了想,如此评价道。

“确实很奇怪。”鼬想起进门前看到的情景。总觉得这个人是对卡卡西抱有什么目的来的。

“不管怎么说,请前辈小心这个人。”

“我明白了,我会小心的。”

“那么,我先告辞了。”鼬点点头,然后又礼貌的道了别。

卡卡西挥着手,目送鼬离开。


最终走廊上只剩下卡卡西一个人。卡卡西放下手,叹了口气。

阿飞啊,看来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呢。会是什么来头?




而躲在一边的阿飞看见两人不停的交谈着,然后两个不知道说了什么,对着笑了起来。之后鼬再次开口说了什么,表情有点严肃。但这次说完很快的告别离开了;又见鼬走后卡卡西一个人扶着窗框透过窗户往外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阿飞一直到最后都没被人发现。


但就是,没能听见一句话。

“可恶,根本什么都听不见啊!!”那一刻阿飞的内心是崩溃的。

评论(9)
热度(115)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