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带土的小白猫(5)

后来,卡卡西到木叶病院要了些有助睡眠的药吃。但根本没有起效,白天还会时不时的犯困然后睡着,晚上只要入睡就会做那个变成小猫的梦。

如果是白天,梦里时不时的会出现不同的人。如果是晚上,则梦里会出现的只有那只猫的主人。这些人的共同点是,都看不清脸。即使醒来记得梦里发生的事情和某些对话内容,也根本记不起梦中那些人的衣着服饰和身处的地方。

卡卡西甚至都有些自暴自弃了。

反正只是做梦而已,干脆就这样放任不管算了。

这样想着,卡卡西放弃再吃那些有助于睡眠的药,改为在白天吃起了使人不犯困的药。最少在白天不要随时睡着啊。卡卡西想。


然后顺其自然的,带土就发现最近小猫一整个白天都会陷入沉睡,无论如何都叫不醒。带土即使贤只有二,也当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但小猫一到了晚上又开始正常活动。

大概就是这样吧。毕竟是那样长相“奇特”的猫啊。带土这么想着。然后一如既往的无视了小猫这种极其匪夷所思的现象。带土大概也并没有意识到,小猫从捡来到现在,身体几乎没有长过。

双方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段时间。再后来,带土见到了带着二尾人柱力回来的绝和不死二人组,并得知了阿斯玛战死的事情。

啊,是吗?阿斯玛死了啊。

那么,稍微去看一看那个废物吧。带土偷偷结了印,分了个分身往木叶去了。


果不其然,带土到的时候,穿着一身黑色丧服的卡卡西正在阿斯玛的墓前垂着头呆立着。旁边像是刚刚才痛哭过一场的红抹着眼泪站起来跟卡卡西告别。

因为隔着很远又有面具挡着,带土看不清卡卡西究竟跟红说了什么。只看见卡卡西冲哭肿了眼睛的红点了点,面具下面的嘴依稀动了动。像是告别。两人的对话很短暂。很快就只剩下卡卡西一个人了。

果然,又跟那个时候一样了,那个废物。带土看着独自站在墓前的卡卡西,想起了卡卡西很多年前也曾这样一言不发的站在墓前。一样的一言不发,一样的垂头呆立。甚至这么些年依旧还保持着到墓前呆立片刻这个习惯,只不过从曾经的宇智波带土,到凛,又到他们的老师四代火影水门。现在又要多加上一个阿斯玛了。想到这里,带土忍不住嗤笑一声。这个虚假的世界啊,真是无聊。

总有一天,你也会躺在那里吧?又或者是能够活到那个完美的世界到来的那一天吗?不,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吧?卡卡西。带土躲在树后,仅剩下的一只写轮眼藏在面具后面紧紧盯着远处那个银发上忍孤寂的身影。

然后突然的带土发现,卡卡西的身上有那只叫做笨卡卡的小白猫的身影。

并不是说二者有相像之处、好吧,带土不得不承认,自家笨卡卡的红黑异瞳、眼睛上的那道疤、白色的毛发,以及最初那瑟瑟发抖的可怜样,完全就是某人的翻版。

尤其是最初看到雨中那瑟瑟发抖的小猫以及那眼上相当明显的疤痕,都让带土莫名的想起了记忆深处那个曾经为了保护宇智波爱哭鬼而失去了一直眼睛的小卡卡西。那个时候卡卡西疼的全身都蜷缩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却还是睁着仅剩下的那只眼睛对带土说:别哭啊,我还没死呢。

就为了这个人而开了眼的自己还真是没出息呢。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这个无聊的,虚假的世界。怎样都好。

然后又想起那只捡来的小猫。不过是,无聊时候的消遣罢了。带土这样对自己说着。然后最后看了一眼远处呆立的卡卡西,带土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按照计划顺利的进行着。

期间不死组的二人死于木叶忍者之手,鹿丸更是凭借着一己之力埋葬了拥有者不死之身的飞段。

还真是小看他们了。带土想。不过听说那个废物也参与了这一战。

然后带土低头看了看蜷缩在自己身边的熟睡的小猫。自那天回来之后,带土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盯着小猫看了很久。

最近小猫白天已经不会再醒过来了。只有晚上会起来活动一下。带土总是等小猫醒来喂过食之后逗一逗它才肯睡。

不知道是不是进食次数少了的缘故,小猫夜里即使醒来活动,也都不像原来那样有活力了。只是舔舔毛,窗边默默的趴着。不知道为什么小猫似乎很喜欢那里,是因为向往着自由吗?带土不知道,但是自从那天晚上,小猫一次也没有试图逃出去过。

好几次带土晚上睡前都会把小猫抱在怀里,但一醒来,就会发现小猫睡在桌上。带土也只是起来摸摸小猫的后背,感受着小猫微弱的呼吸,然后一言不发的把小猫抱到床上去睡。

然后渐渐的小猫变得越来越虚弱,卡卡西的梦也一直持续着,虽然现在白天已经不会突然犯困了,但是只要睡着了,就还会做梦。

直到有一天,小猫在睡梦中死去了。


那是一个雨忍村少见的晴天。久违的阳光照射在雨忍村常年受雨水侵袭的土地上,街上的村民都纷纷抬起头来看着天空,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带土从外面回来,发现小猫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没有听到小猫虚弱的呼吸声,带土走上前去伸手一摸,小猫的身体已经凉了。

小猫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安静的去了。

并没有什么痛苦,只是这样日渐虚弱的在睡梦中离去了。

这世间的一切最终都会走向消亡,没有谁能逃脱命运的摆布。

这世间的一切也不过都是过眼云烟。

昨天还在跟你打招呼的人,可能明天就不在了。曾经在一起生活的同伴也会很快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离去。父母、朋友、兄弟、老师,甚至恋人,也不会永远相伴一生。生命是短暂而脆弱的。生命总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悄然离去。所以这样的世界是虚假的。

“看起来,这虚假的消遣到此为止了。”带土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可怕的天空,安静的坐在床上。

这讽刺的天气。


后来,带土养在屋里的小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带土住处的门口多了一个鼓起来的小土包。那是带土第一次见到小猫的地方。

后来,卡卡西也不再做那个持续困扰了自己很久的变成小猫的梦。也不会再有人叫笨卡卡这个名字。梦里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直到最后也仍旧看不清脸。渐渐的就连做过这个梦这件事也慢慢的从卡卡西的记忆中淡去了。

但卡卡西仍然记得最后一次的梦里,那只小猫懒洋洋的趴在桌上的样子。以及渐渐体会到自己的心脏慢慢停跳的恐惧感,那种即将死亡的虚弱的无力感。卡卡西知道小猫这是要死了。曾经,很多次的,自己曾体会过别人心脏停跳的瞬间。有敌人的,也有同伴的……

卡卡西感受着小猫的感觉,突然觉得有点难过。虽然这段时间不算很长,虽然只是在梦里与小猫有过共同视线与感觉,虽然这只是一个梦。但一旦知道认识的人将要离去了,还是会感到惆怅。

是吗,你也要走了啊。卡卡西第一次想要摸一摸小猫的头。

然后寒冷和黑暗侵袭而来,卡卡西的意识逐渐模糊。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卡卡西正躺在自家床上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刚刚卡卡西不知不觉间睡了个午觉。

结束了吗?卡卡西还没能从梦里的感触中回过神。有些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像是在确认自己的存在一般。


tbc

一开始写的时候就想过最后小猫是要死的。不过真的写到了还是有点感触。昨天在想的时候觉得有点虐。本来打算这一章写完的,不过有点词穷写不下去了。所以下一章搞定吧。(不知道我有没有写出那种感觉,实在是文笔拙劣啊)

小猫完成了任务,真是辛苦了。写的时候突然觉得小猫是不是有点太抢戏了,明明是带卡文。不过既然叫做笨卡卡,那么就把他看做是卡卡西吧 :-D

本来是个萌梗的,结果我一不小心搞成了这样。展开太多了,而且写的时候稍微去看了看这段部分的漫画。好像漫画里这段是时间轴还挺紧凑的。一不小心就写出BUG了。请无视吧。因为本身就是脑补文,简直是妄想篇章,我到底干嘛要写这种东西_(:з」∠)_……

感谢各位看客,还有关注我的人。

最后,抱歉我话太多了。m(_ _)m 


评论(4)
热度(27)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