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带土的小白猫(4)

* 本章有残♂虐动物菊花行为,不适者请注意避雷。

* 想歪的请自动去面壁、

* 才不污!2333


卡卡西又做梦了。

明明上一刻还在自家床上盖着被子躺下,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略熟悉的乱糟糟的床上。

一半耷拉到地上一半还在床上的被子、随手丢在床上的几件衣服、歪歪扭扭放着的枕头,以及又一次变成了猫的自己。

卡卡西觉得现在已经连捂脸的冲动都没有了。这就叫做习惯成自然吧。卡卡西自己安慰着自己。然后不能控制的,以一只猫的视线感受到自己的这副身体跳下床去。

听到屋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再加上屋里即使点了灯也有些昏暗。卡卡西想,又是在下雨吗?好像几次梦里都是在下雨啊,很少有晴天的时候呢。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不过这个昏暗程度看来这边也是夜晚啊。这个糟糕的梦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被迫成为一只猫还不能自由的操纵身体的感觉真是糟透了。啊,不过梦里就是这样吧,明明想那样做却偏偏这样做了。

卡卡西感受着这副身体跳上了桌子,来到窗户底下。唔,真是有够脏的……

小猫在桌子相对干净的地方蹲坐了下来。然后悠闲的摇晃着尾巴,像是在享受夜里带着湿意的夜风。虽然有点凉,不过风吹着毛还是蛮舒服的。卡卡西想。

小猫稍微坐了一会,然后伸出舌头舔起了爪子。

……哦,这个时候就别问我是怎么个想法了,喜欢的话你们自己来体会体会不就好了吗!

不过,貌似那个男人似乎并不在啊,这只猫的主人。要是这个时候,是不是就可以跑出去了,假设这副身体足够配合的话……卡卡西正这么想着,小猫就动了起来。

像是被什么吸引了一样,先是停下了舔爪子的动作。双耳竖起向前,直愣愣的盯着前方窗外不知道哪里的地方。接着抖了抖耳朵,然后放下之前舔得起劲的爪子,后腿稍一用力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向仅用几根铁杆做成的窗户——从那个足够大的缝隙里钻出去的话,就可以到达外面的世界了。

卡卡西心里有些紧张,甚至觉得心跳都快了几分。可以看到外面的样子了么?虽然说不上来究竟在期待些什么,但卡卡西还是相当盼望可以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或许,看到更多的东西就可以搞清楚这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呢。

小猫来到窗户前,却又停了下来。

喂喂……卡卡西有些激动。好不容易稍微配合一下,不要这么耍人啊。30岁的大叔可禁不起这种折腾啊。

但小猫根本就不理会卡卡西的想法,只是自顾自的行动着。

小猫身体稍稍下伏,好像随时会跳起来或是发动攻击一样。然后警惕的望着外面,最后抽动着鼻子嗅了嗅潮湿又带着些许凉意的空气。

等到小猫满意的确认了外面真的没有什么威胁之后,终于迈开了步子继续走向那窗子外面的世界。

然而——事实永远都是残酷的。当你以为你成功的推开一扇门之后,你发现后面还有一道一模一样的门矗立在你面前。

是的。那扇门叫做——这只小猫的主人。


就当小猫马上就要踏出那间屋子的时候,从身后伸过来一双结实的手臂,小猫被男人抱了起来。然后铺面而来的满满都是那个男人刚刚洗完澡后的味道,再然后就掉进了一个湿乎乎但却带着暖意的怀抱。

这个男人他没!穿!衣!服!啊!

卡卡西觉得活了30年的人生在今天似乎出现了异常。

活到这么大头一次知道,被一个裸着上半身、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毛巾的成年男人抱在怀里是一种什么感受。虽然这一段记忆很可能在醒来之后就忘记,不如说请务必要忘记。

不不不,这种事根本没什么可在意的不是吗?大家都是同性,平时裸一裸上身也是很正常的嘛,想一想同期的大家一起去泡澡,或是到公共浴池去,不是有一群大叔都还光着屁股呢吗?

再说凯那家伙也没少对自己搂搂抱抱吧?虽然是穿着衣服的。再想想阿斯玛,好几次不都是半搂着把喝醉的自己送回家吗?虽然也是穿着衣服的。对了对了还有,那一次喝多了结果还不是被玄间抱着睡了一宿吗!虽然还是穿着衣服的。

不对不对,不要纠结这个啊!重点是,都是男人怕什么。就算光溜溜的蹭来蹭去也没必要感到害羞吧?!都是大男人!

卡卡西觉得贤十的脑袋已经不够用了。

冷静,冷静啊卡卡西,想一想忍者守则。上面都说了什么来着?不珍惜同伴的人连垃圾都不如,不对!不是这一句。


这边卡卡西慌乱的试图想起忍者守则来让头脑冷静。另一边带土却带着几分不高兴的语气教训着怀里试图逃脱的小猫。

“笨卡卡你刚刚是不是想要跑掉啊?我不是说了你不可以离开我吗?出去的话就是死。记不住吗?”虽然有点气愤小猫试图出去的举动,但带土还是温柔的抱着小猫把它轻轻丢在了床上。

得到了自由的小猫没有立即跑掉。从床上站起来,抖了抖因为沾了水而黏在一起的毛。又趴下回过头用舌头舔湿掉的地方。那副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在嫌弃带土把自己金贵的毛弄湿了一样。

“我说你好好听人说话啊。”带土气笑了。走上前按住小猫的头。“听到没有?笨卡卡。”

作为一只猫,你怎么能要求他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呢?所以小猫因为感到不舒服以及受到了威胁而试图远离脑袋上的那只大手。但无论如何也躲不开,小猫气的侧过头咬了一口带土作恶的手。并没有很用力,甚至都算不上有多疼,但带土还是吓了一跳。

“真是不听话啊。”带土下意识缩回了手,但立马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小猫给咬了。

看着小猫戒备的盯着自己的黑红两色的眼睛。带土觉得心里泛上来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一种冲动,就像是想要破坏什么。

“要给不听话的坏孩子怎样的惩罚呢?”带土一副在考虑要用怎样的方式惩罚面前的小猫的样子。

这个看不清脸的男人,还真是恶劣啊。居然欺负一只猫啊。卡卡西无语的看着那男人竟然真的在认真的考虑怎么惩罚一只猫。而且理由还是在怪猫听不懂人话之后欺负它反被咬了。虽然咬人,还是主人是不对。但是这事怎么看都是男人不对在先吧?果然还是狗比较好吧,像帕克就从来不会咬自己。

“挠痒痒怎么样?你怕痒吗,笨卡卡。”带土这么说着,已经下手把小猫翻了个个,然后用几根手指去挠小猫柔软的肚子。

但,小猫仰躺在那里,一脸享受的样子眯起了眼睛。四肢都摊开,一副四仰八叉的样子。甚至到后来还亮出了脖子示意带土:这里也很痒,这里也要挠痒。

带土无语的看着一脸享受的小猫。但还是任命的给小猫挠了脖子和下巴。

卡卡西看着毫无节操可言的小猫,觉得如果可以,他一定会选择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一想到自己就是这只猫简直不能好了。要是被别人知道老脸都要丢光了。

就当卡卡西以为,最坏不过如此的时候。上天又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带土的视线扫过小猫的尾巴根,一个想法在脑子里闪现。

只见带土勾起嘴角不怀好意的看着小猫笑了。然后伸出一只手轻轻握住小猫的尾巴,捋了捋。小猫不高兴的把尾巴从带土手中抽出去,带土也没有制止,任由尾巴滑出去。

然后,盯着小猫尾巴根深处的那朵可爱的小菊花,带土笑着,缓缓的伸出了罪恶的手指。

“喵呜!!!!”小猫惨烈的叫声响彻夜空。

…………


卡卡西猛地一睁眼,从自家床上猛然坐起。被子从胸口滑落,卡卡西震惊的睁大双眼,目光呆滞的直视前方,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然后颤抖着伸出右手伸向了身后。确定着某个地方诡异的触感。

太可怕了,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不能在这么继续下去了。绝对不行。明天,明天一早就去医院拿药。现在什么事都比不上这件事了,这是S级事件啊。卡卡西满脸冷汗的想。

大概,今晚是睡不着了。


唯一的好处大概是,卡卡西先生暂时记不起梦里看不见脸的男人那裸露的胸膛和潮湿又温暖的怀抱了。:-D


另一边带土嘿嘿嘿笑着趴到地上去看躲到床底下最里面缩成一团的小白球,小白球团的很紧,一动不动。尾巴护住刚刚惨遭蹂躏的重要部位,脑袋缩在身体内侧一边,只露着一个后背给带土。

“哈哈哈哈。现在知道反抗主人的后果了吧。”带土得意的站起来叉腰大笑。然后对着床下的小白球说:“消沉够了就赶快出来吧。不然今晚就要睡地板了哦。”

但小白球根本不理会。带土也没指望着小猫会顺从的从床底下出来。等了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亲自将小猫拖了出来。

“诶?睡着了??”带土双手托着小猫左看右看,看着睡的很沉的小猫一脑袋惊叹号和问号。

“这么快?!还是受不了刺激晕过去了?”带土默默的决定,以后还是对小猫好一点吧。毕竟这种刺激对于这种处男小奶猫来说可能还是太刺激了吧。


tbc

————————

QVQ本章节操大丧失。我才不会说我想这么干很久了。毕竟我是个绅♂士啊^p^

_(:з」∠)_发完突然发现忘记打tag了、好蠢、再来一遍。

评论(8)
热度(38)
©快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